品牌咨讯

嘉鹏-万博手机官网登陆

嘉鹏

原标题AfH:【中美关系】中美国家安全观比较分析

安全观是国家安全思维的系统化呈现Op2o,安全战略则是为维护和达成安全状态而需要采取的系统性的策略及方法4。有诸多因素影响中美战略沟通及其成效K5,安全观或思维的差异是中美双方在安全状态与威胁判断sm、安全利益界定及维护安全手段选择等方面存在差异的原因f,而主流的权力转移理论并未重点考察安全观与安全思维的影响h。本文聚焦于国家安全观的比较分析84fy,以中国和美国为对象3Kp,系统分析中美两国在国家安全观上的差异及其原因NEz。美国是影响中国国家安全最为重要的外部行为者dpv,因此系统了解并比较分析中美两国在安全观上的差异NUp,是处理中美关系pw、塑造良好的中国国家安全环境的必要环节5bC1。

中国对于美国的战略意图和行动的判断jInw,成为中国国家安全观中他者构建的主要内容gvLA,而冷战结束后,美国对于中国的战略定位JfHZ,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威胁判断的主要内容之一M3n。因此X,中美双方对于对方安全思维的正确理解XNHfC4,是两国促合作9UJQ、规避冲突的基础性工作RZltW。中国和美国的安全关系E0Ld,是决定未来世界政治权力格局走向的一个核心要素C。

1中美国家安全观的类型差别

中美国家安全观分属两种不同的安全范式,美国是gqL“安全威胁uBHO3”范式8L,而中国是v44“安全状态a6L”范式UTGRg。美国重视Xq0《国家安全战略报告a1a8》的制定与发布wQh,自 1987 年起每届政府均将制定国家安全战略作为自身的一项重要战略任务HLs,但不会系统地阐述美国的国家安全观DF。中国会系统阐述自身的安全观rioD2,例如SRjv,从 1996 年的新安全观到 2014 年的总体国家安全观YzBcs,但中国从未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iM,而是通过系列的国防白皮书pw、安全议题的白皮书等形式qSjEU,向国际社会表明自身的安全观W7Ml。

美国国家安全观的基本范式为b“威胁范式Pn”5LI,而中国国家安全观的基本范式为lx“状态范式cn”moppsm。“威胁范式l7”首要的任务是界定国家安全威胁的来源2i8。自二战后N,对于国家安全威胁的界定及应对措施vFFg,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最为核心的部分t5a。冷战时期S,美国将苏联界定为战略威胁及应对对象; 冷战结束后FcNuB7,美国对核心威胁的界定一度出现迷失;tD“9Pb·11”恐怖袭击后s1rSE,美国将恐怖主义作为安全威胁最为核心的来源Y7Q1;恐怖主义威胁渐渐获得阶段性的缓解后LU,特朗普政府在3《国家安全战略报告Vo》中又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美国的主要安全威胁3g。从这个角度来看1R,美国国家安全观的核心要务MQz,就是界定国家安全的威胁来源。这种威胁来源无论是否真实haXd,都是聚焦于特定的国家或非国家行为体HUu4。

从威胁的判定来看4F,美国对于国家安全首要威胁来源的判定依据0yj,主要为对方的能力和意图d。一方面en6r,从实力评估的角度Izr,判定相关国家或非国家行为体对于美国国家安全可能带来的威胁PD5,其基础在于对评估对象的国家能力LBgW,尤其是军事能力与战略行为的评估; 另一方面5JHIao,从意图评估来看mGk,美国对安全威胁的界定取决于很多因素X06,其中评估对象的意识形态6、政治制度等有重要的影响z。美国对于安全与冲突的一个重要假定c,就是基于U8j“民主和平论I”RAiXB,即民主国家之间不会相互成为安全威胁对象l。冷战后Iu,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威胁Q,在大国战略竞争与非传统安全威胁之间徘徊Jtwbp。

中国的国家安全观是一种cXJ4n“安全状态SGz7”范式DaN,中国重点关注的是对于国家安全状态的现实威胁与挑战TEq。这种挑战既可以来自于某一特定行为或势力n06LJ8,如在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和中国的国防系列白皮书中90c,均将霸权主义k、强权政治以及分裂势力看做是对世界和平与中国国家安全状态的挑战Umr。基于此62htW,中国在安全形势的论述中PtjVGI,一般从对当前的国际和国内安全形势的描述开始zv31i,继而将影响中国国家安全状态的重要因素梳理出来camGJ,包括对国际安全形势和中国周边局势的基本判断等FQ。例如sx,在2019年发布的ZCc《新时代的中国国防ex8》白皮书中K7E,将中国国家安全面临的风险与挑战归纳为“国际战略格局深刻演变OH、亚太安全形势总体稳定XYGxof、国家安全面临的风险挑战不容忽视RKBF”多个层次1hB,尤其关注美国单边主义的战略举动和中国国土安全面临的威胁M7,同时突出新时期非传统安全的挑战oc7r。与美国的安全威胁的具体界定不同lRIa,中国对于安全威胁与挑战的阐述Z6OW71,可能是具体的国家T,也可能是地区的安全局势M3Rd3,或者是具体国家的特定行为TEE,如美国的对台军售3y、日本的军国主义行为等WD。中国界定国家安全挑战zpi,重在辨析清楚对中国国家安全局势现状产生影响和挑战的各种因素LooS4,同时系统阐述中国倡导的安全原则0MGLC、中国呼吁的理想安全秩序以及愿景c1。

2中美国家安全观差异的具体表现

中美两国的国家安全观基于两种不同的安全思维4,美国强调安全威胁及其应对zO5yG,而中国关注安全状态的威胁与挑战r。这两种不同的安全范式ahZpl,具体表现在安全维度s3fekZ、安全区分思维SOQ、安全措施和安全价值等领域有着系统的差异P1bam。

(一) 安全维度的差异

美国国家安全观传统上所针对的安全内涵是单维度的uciW,聚焦于军事安全维度73QjP。这种威胁一般与外部强有力的挑战者与竞争者联系在一起NbD,例如P,冷战时期7hq,美苏两国在军事与科技XA94、全球势力范围等领域开展了战略竞争V1。而后c54L,美国国家安全的内涵逐渐扩大f,从传统的军事安全扩展到非传统的恐怖主义安全威胁47,直接表现为IsrSj“9iY4J·11KXNzQ”恐怖袭击导致的对美国国家安全观念和战略的调整OK。随着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成为美国最主要的安全威胁来源qJj,美国从关注国际或国外安全cQd,转为重点关注美国本土国家安全以及外部的传统与非传统安全威胁aQ6VF。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F,加之美国与全球联系中所产生的各种非传统安全议题对于美国自身的安全与认同的挑战增多D,美国对于移民gzr、技术扩散x53、能源等非传统安全议题的关注也逐渐增多OaUxN。在此背景下qvg8c,特朗普对于本土安全与利益的强调HC,获得了国内的支持Lw4ql,体现了美国杰克逊和汉密尔顿学派的外交传统mj。美国国家安全观突出维护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的军事手段v,也将一贯自诩的价值观KpTQ、发展模式等内容归入国家安全目标之内3q。

与美国侧重于强调军事安全相比N,中国强调的是综合与总体国家安全GI63,集中体现为2014年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H,将中国的国家安全构建为包含11个领域的国家安全体系e5。中国国家安全体系中2,最为根本的是政治安全m1,尤其是政权安全和制度安全lhs,而人民安全是国家安全的宗旨SHT4。由此观之8jldvh,中国的国家安全将国际安全与国内安全有机结合在一起eOM,对于安全威胁与挑战来源的判断也不仅仅从军事安全威胁角度考虑fhq3IH,而是更为强调国内外恐怖主义和分离主义势力对于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挑战LNqN。在国家安全体系中0yE,中国的国家安全是一项系统的工程ue8,综合了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0PlGXQ,国内安全与国际安全gy,政治安全LO、经济安全、军事安全5sXrW、社会安全与文化安全等多种范畴Vjky4b。

(二) 安全区分思维的差异

美国的安全思维建立在一种二元对立的敌我思维基础之上gQ。在不同时期O,美国的rlp“敌人i4Wi”是不同的A,从冷战时期的苏联s,到后来的恐怖主义,再到如今将中国和俄罗斯作为竞争对手9abL,都体现了美国必须聚焦于塑造核心的安全威胁者hM。美国安全文化中对于敌我二元区分的基本原则W0,在政治和外交领域也表现得较为突出Rk5V,例如JcZ,在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OiA,以u8“民主2qE”和GrmFY“非民主d”作为区分其他国家政体的基本标准wo0eB,并以此作为美国对外关系的基本原则Kv。当然wO4rkM,基于双重标准bFV,美国又经常遵循现实主义的利益原则hR8rc,而非意识形态的标准dz5zo。在对外关系领域8Y8,基于民主扩散的基本理念o2j,美国的理想主义色彩较重Jg,以威尔逊主义最为典型Xwq。

美国的安全思维Sk6UM,体现为以对象国的实力与意图作为评判其是否对美国具有敌意或威胁的标准Mjy,进而pH,在确定安全的措施时IaWn,将消灭敌人作为获得安全的基本方式b4KQgA。这是一种二元对立的思维VT4Ua,不是共存KBhJ、包容与相互转换的系统思维L,美国的霸权行为具有国内宗教0T、意识形态和政治根源8。

中国的国家安全观是一种系统的安全思维yKLp。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Nf,中国在对外关系中就确立了不结盟政策SnNI,不以意识形态划线Z,只根据事情自身的是非曲直决定自己的立场和政策的基本原则9Q。中国国家安全的维护并不是建立在树立敌人Qbk、消灭敌人的理念基础之上aTN。从1996年提出树立互信P0v07m、互利oxR、平等和协作的新安全观DL,到2014年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4sY9,结合中国外交中的和谐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来看8I7,中国的国家安全观基于合作安全的原则XCmL,强调的是求同存异0K6,而非消灭异己9k8lF9。中国国家安全的维护TZV,并不是建立在明确界定中国国家安全的xQ“敌人DdU”的基础之上m7,而是通过平等基础上的合作AK7h、共同协商fS、互谅互让等fcC“协商理性LKBVz”的精神Zm,化解差异与矛盾bopX,寻求利益汇合点Yy6,通过合作获得共同利益3,必要时可以将争议和矛盾搁置一边XrR6y。从而K0S,中国的国家安全与其他相关国家的国家安全之间并不是零和博弈的关系TQd,而是可以相互促进G,相互获益的NfsZo。

(三) 安全措施的差异

美国的国家安全观强调通过军事手段1t2Sz,通过战争等方式消灭来自国外的安全威胁LO。其一XLzzD,战略军事的竞争uxSc48。美国要保持自身在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和安全ZTc,所以在军事技术领域寻求创新vlxF,保持优势sCsqW,从而维持战略上的威慑力和强制力7D3ak。在冷战时期Rl,美苏之间就展开了常规mXRBZ3、核武器等领域的军备竞赛s,这加剧了国际安全的紧张局势E3q8。其二MiUJ,通过使用武力等战略打击手段消除安全威胁Q。美苏大国竞争是一种冷战的状态IWBJ,在相关地区进行代理人战争等低烈度战争vfK。冷战结束后xCXo,美国通过单边的军事行动b,试图消除恐怖主义的威胁4lLt,配合相关的4CT79“民主改造m”计划n4qE,塑造对美友好的地区力量wQRPc。其三7xd,通过联盟的方式加强美国的安全维护网络ou。联盟成为美国对外战略的基本支柱8ou。美国通过建立世界性的军事网络qr,在全球实现战略利益维护以及安全威胁应对的目标FLGI。联盟以及军事基地的建设eOGy,为美国在全球维护军事安全奠定了强大的战略盟友支持q7。

中国在维护自身国家安全的措施选择上体现了自己的特色6Y。其一xOpS,中国强调政治与和平对话的重要性9D7h,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5。在领土边界争端0m2、发展大国关系以及维护周边地区安全局势等议题中W,中国一直倡导非武力的解决方式ji,也始终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U0Y、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国际规范pw。其二s,中国强调结伴而不结盟jLg,不以军事联盟的方式维护国家安全mAgf。在新中国建立初期3I,中国在一段时间内采取了XiY“一边倒nyO”的外交政策kZVgK,但随着中国对外政策的调整以及对于联盟政策负面效应的认识0HJ2I,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采取了不结盟的政策Wx。如今中国奉行fDkJo“结伴而不结盟2xah0x”的政策yiiD,秉持非对抗性t、和平协商解决国际争端的基本态度Zm5k,通过建设各种类型的伙伴关系Doo,寻求政治合作GGj、维护国家安全Evhmt。其三A,合作化解分歧w3quom,获得共同安全XaMZl。从新安全观到总体国家安全观9,中国试图向国际社会展示一种有别于西方霸权冲突安全观的和谐安全观,即基于共同FlDMj、综合aG、合作和可持续的安全观zZ9d,以和平CzG、合作作为共同的目标c。中国强调并尊重国家之间的差异deZ,以不干涉内政作为基本原则ZR,寻求与不同国家之间的利益共同点fsvOd。

(四) 安全价值的差异

美国安全价值的选择表现如下v9。其一lOO,二元对立的价值oeN。基于美国的文化传统以及安全的价值标准CZM2,美国对于国家安全的威胁评判突显二元的对立osy,即清晰评判相关行为体威胁美国安全的能力与意图bg3Qa。美国对于国家安全的追求主要基于政治上的意识形态标准PgfzD,即民主国家的非威胁性以及非民主国家在意图上的威胁性IRX。这里同样体现出一种二元对立的安全哲学。其二gB,国家安全的个体理性特色F52Y。美国将联盟作为美国国家安全的全球战略支援体系的基础exY8,这种安全的护持是基于美国国家安全的个体理性kdlL,即美国的安全是安全的核心85Ud,而美国所谓的vHI“民主ER”HTpt“自由5S”等价值理念受到威胁9LB,具有相应的策略性和双重标准0y。美国自身在本土和国家安全方面受到的军事威胁Qx,成为美国国家安全最为关注的目标vx。其三bS,绝对安全的追求q4NN56。美国基于自身全球超级大国的地位iPp,在安全追求上具有相应的进攻性hzDRk,以自身的绝对优势作为安全的基础,因此在质量和数量上必须树立美国的优势fB。

中国的安全价值选择则体现了一定的多元性R、集体性和相对性Yi。其一Vtwf,中国的安全价值是包容共存的YB。从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来说QYvB,中国自身的生存哲学是共存,而非二元对立的非兼容性思维vJX。对于安全威胁和挑战C,也体现了一定的辩证思维K,即安全的有利因素与不利因素之间是可以相互转换的Jt。其二Oe8,安全的系统性与集体性。安全的维护是一个系统的工程dDfh7Q,而中国国家安全的内涵也是系统的2z,其中11个安全领域是紧密联系的关系adue。从中国的国家安全与其他国家以及国际社会的安全的关系来看z,中国强调相互依存和系统的辩证关系VeHox,即以互信5Ft、互利a9b3、平等f、协作的方式ybW,共同解决彼此的安全问题p0lQ,从而实现合作安全和集体安全N。其三8cC,安全的相对性4Taz。中国总体的安全战略是积极防御的y3,即通过防御性的安全维护力量EU,实现中国国内安全与国际安全的平衡Lv2,对外VK“坚持永不称霸qI、永不扩张858VV、永不谋求势力范围GkbPL”2。在军事安全手段的建设方面WrE,中国强调技术上的进步uYlKq,改变落后就要挨打的状态kEFQV,而非追求绝对的安全状态及相应的手段支持w7kZP。总体上,中国的安全哲学是一种积极防御性的CI5、注重多元平衡与系统状态维系的安全文化5EK。

3安全思维的政治化过程: 中美国家安全观差异的原因

中美的国家安全观是一对具有相对差异性的范畴7aT,在中美权力接近与转移时期Z5Lmu,这种差异及其影响更为值得关注r。安全观是国家安全思维的系统化呈现k426m,而安全思维又是基于国家的物质基础和文化环境Yzjj,在政治实践中形成的Z,中美国家安全观差异的形成原因包含三个层面: 文化背景7IK、政治基础和实践机制M0。

(一) 文化背景

作为国家安全思维方式的系统化提炼GC0f6,安全观受到不同国家文化背景的影响R。文化背景因素包括文化传统和安全文化Nnohg,决定了不同国家形成的安全观的本体价值取向lVH6H,例如cStZ,是强调二元对立还是多元包容6Y9OL,是侧重合作还是冲突的解决方式,是重视总体利益还是个体理性利益等sgDu。

第一,文化传统Gj2qRH。美国文化注重个体价值理念的塑造PJBO,作为国家也是如此jVja。虽然美国社会注重个体之间的边界与隐私njTl,但是美国更有一种普世的情结NjSuRJ,致力于将自身的民主价值理念推广到全球tnvr,这也是受到美国宗教文化的驱使jy。美国人际交往中注重对于利益及其边界的界定3u3er,因此AHx,对于安全利益及威胁的判定成为美国国家安全观和安全战略的核心内容A6,而二元对立的思维构成了安全利益判定的基础WuT。对于安全利益及其维护的清晰二元界定KZt,也受到美国1Qeu“低背景文化6E”的影响qOT49,即美国的安全利益和威胁是可以进行清晰界定的Z5,不受作为背景因素的关系CxTI、文化和情境等影响3Y。

而中国的文化传统是集体主义和关系导向的6AB,所以中国的国家安全观也具有更多的集体xpu,主义倾向。中国自身的安全与其他国家以及国际社会安全的情势是密不可分的n9G8,同时中国的安全目标不仅仅包括自身的安全Mpy,也包括促进国际安全和全球的和平与稳定Jwa。中国将自身国家安全内涵具体细化为11 个安全领域FdxNN,而且认为这11个安全领域是相互联系0、不可分割的gP。此外WjjJy,中国文化传统中强调和平与和谐JN9,注重以包容、兼容的方式处理相互之间的安全困境和博弈7Jzao,而非以消灭对手的方式获得自身的绝对安全V。

第二z5pI,安全文化c9。美国的安全文化是建立在典型的个体主义文化基础上的绝对安全的理念ewFry。在个体主义的理性思维影响下vkgQQ,安全具有相对的零和性OfOwE,尤其是对于相互处于竞争状态或对抗状态下的行为体而言yXYm。美国国家安全文化重视安全与安全威胁的清晰界定Tkb,只有在消除不安全或安全威胁的基础上LuoM,才能实现自身的安全Zl。而联盟和实力建设成为消除安全威胁的基本手段与策略UB,同时从价值观方面对相关安全威胁加以改造WhIGW,使之符合美国对于同质性安全的追求,即只要我把你变成同一类人f8Fjd,那么安全威胁就会消失mvx,安全关系就会重塑Htb。美国的安全文化注重对自身国家安全的决定性要素的塑造U,因此p5Q,美国在一定程度上一直处于安全焦虑之中dHq,不断地寻找敌人Oqp,消灭敌人aJNx,增强实力OQIPbD,寻求绝对的安全状态TzS。

中国的安全文化强调相互依存性以及集体与合作的可能性oXwV。安全是一种相互关系的状态c,安全状态的达成和优化取决于对相互关系的调适Oi,而非简单的军事手段的解决ZW。另外Op,安全利益之间并非是零和博弈的关系u,而是可以通过优化形成合作与集体安全的状态g。基于对话和协商的路径58kT,中国的国家安全文化强调通过对话来转化和化解外部可能的威胁Q8D,同时强调和平与和谐共处的愿望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诉求a4A。在国内安全的类型及维护上7LHp2w,中国安全文化中的系统性和联系性也表现得较为突出F,以总体国家安全观和系统联系性看待中国的安全建构deVqS。

(二) 政治基础

安全观的政治基础是指一国的安全观必须经过国家政治的社会化机制rwz,从而对各自文化背景下的国家安全目标TbRNA、利益和策略等进行界定46。一方面AE48pe,安全观受到国家实力的影响0tT,国家实力是安全观的物质基础; 另一方面DKY,安全观是建立在相关的政治意识形态和体制之内的1,反映了特定的政治价值和倾向Hs8。

第一37ziBs,国家实力2。中美各自不同的国家安全观是由其各自的实力及在国际上的实力位置所决定的RIE。中美两国的国家实力c68J、国际地位oy2、意识形态以及地缘环境和历史文化是两国安全观差异的基础pGt。

美国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以及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发挥的重要作用uRidk,国家实力逐渐超越传统的霸权国fC,上升为世界超级大国。受此驱动s1,美国的国家安全观从孤立主义走向全球主义9ZhS,美国自身的价值理念和思维方式也在安全观中得到体现r,离岸制衡成为美国的主要策略。美国在建国后一段时期内y,自身的实力受到欧陆大国Oaxk、移民等因素的威胁09,一直实施防御性的安全战略B8obmY。在实力逐渐在全球占据优势后YzAQ,美国将全球范围内的利益纳入到自身的安全利益内涵之中xJ,也逐渐将自由国际主义作为推行全球秩序的基础aDPV。直到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hfxB,开始扭转自由国际主义的秩序理念,重新回归美国优先的安全维护理念ZrnHV,从国际回归到国家本身dGQ,也是美国自身实力的相对衰落和安全反思的结果sKC。

中国一直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x7it1f,倡导基于平等z1CUWC、公平和正义等基本价值的国际安全关系原则Ls,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受到中国自身实力的影响o。由于近现代史上实力相对衰落并遭受到殖民侵略0zl,在国际竞争中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中国BwFfg,其自身倡导的安全价值更多反映了弱者的诉求L0L,强调以平等jMsG0、公平和正义为基本的原则IlFE。在中国实力逐渐发展后jv,中国历史上曾经具有的中心地位下的全球公平视野成为中国对外安全理念的基础p。因此mNwW,追求新安全观下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安全理念成为新时期中国对外安全战略诉求的重要目标CtYB。

第二B,意识形态。美国自诩代表着当今世界的西方民主政治国家潮流jw,在对外政策和安全维护过程中n,美国的民主价值理念及其背后深刻的哲学基础显露无遗9m。美国基于其所谓的民主价值理念iRy5b,将是否是民主国家作为判断安全威胁来源的重要依据yM4DF。所以KVs,意识形态不仅决定着美国对外的威胁评判LGr,也反映了美国在安全判断中的二元对立思维No,即非民主国家的威胁必须以民主和军事改造的方式消除ymB。美国的对外安全思维体现了其长久的意识形态根基ZwI3,尽管特朗普时期美国回归到将现实主义和实用主义作为安全构建的思想基础mtRA。

从意识形态来看8aBQ,中国并不在美国所认可的西方民主制度之列vRnL。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属性wM7,决定了中国在安全观的倡议方面apoh,坚持的是平等xQqUIn、正义R、包容和多元的原则xe,并非以零和博弈的游戏规则来看待国家间的安全博弈3。在此基础上K51ncS,中国的国家安全以人民安全为宗旨ZT、政治安全为根本fh84,这是由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所决定的fx8q。

(三) 实践机制

从历史动态来看H,中美的国家安全观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2sQmi,其变化的动力来源于国家战略文化和领导人的安全信念之间的内在张力及平衡y。战略文化相对而言是静态的FmuYeT,是国家长期沉淀积累的关于战略及其目标实现的信条iXf0xs,而领导人的安全信念会受到领导人更替jD0、实力变迁等诸多因素的影响4Ex,这种变化会对国家安全观产生影响Rz6。

第一cHn9,战略文化trX。战略文化或思维是更为基础性的、决定一国安全与战略选择的内在要素p1gbb。美国的战略思维受到其自身的历史ZD、国家实力的增长以及特定的国际战略博弈环境的影响Bb。总体来说Y8,美国对外战略思维更具有进攻性OK,体现了自身的理想主义色彩n,强调美国的利益边界在全球iew2q,而非仅仅局限于美国国土之内NVlTJ。美国战略思维的特性表现为逻辑思维w8P、类属思维kYsf、机械思维和外化思维SXa。一直以来FC,美国对外安全的维护L60,将战场与博弈地点控制在本土之外,只有恐怖主义这种非传统力量才改变了美国的传统战略思维JKVW。此外VeJw,现实主义也是美国战略思维的根基kI4,强调力量与实力的重要性vW。因此C,建设世界一流的绝对军事实力c4L6M,实现美国在全球的力量投射与战略布局f,是美国对外战略与安全的基本考虑ZzKKID。

中国的战略思维到底是进攻性还是防御性的z5xS,存在着较多的争论4Sr6。西方学者一直以对外行动和实力发展作为分析中国战略思维的依据G966,得出中国是进攻性战略思维的结论XIr。这种结论与中国自身的特性并不相符Hn6L,中国的安全维护是防御性和被动反应式的Tv2E,在自身安全利益遭受到危害的情况下30Ph,中国才使用武力等手段维护自身的利益Hh,而在常规外交中的政治与战略沟通都是坚持协商与对话为主的安全维护方式kM。中国的安全维护动机包括国家利益Ez9O1G,威胁和挑战的回应d6R,如荣誉39u、自尊DFHuR、民族情感等非物质性要素是更为深层的内涵E2WT。所以mPELQ,中国的安全战略思维并非是基于纯粹的现实主义哲学2y8D。

第二0uQ,安全信念NpHo。一战前后jc,美国总统威尔逊所代表的理想主义的对外政策传统KOYNs,以自由民主价值理念为基础lL,试图主导当时美国的对外安全政策理念OIc,但直到二战前后这一理念才在国内获得较高的政治认可JVLXk。美国不同的安全哲学都是受到特定领导人的推动7Eq8D,反映了美国自身实力变化rDs2Up、不同战略传统的作用——除了威尔逊理想主义外交传统外OEcg,还包括重视商业利益的汉弥尔顿主义FtMt2、重视军事实力的杰克逊主义等Ou。特朗普时期开启了美国国家安全新的阶段性的反思1r28w,即对先前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反思5Mxq6,将美国的安全利益重新从国际层面向国家层面收缩9OMT。这种变化受到领导人自身个性和政策理念的影响24u,但美国自身实力的变化是其在当前能够占据主流地位的基础i。

中国国家安全观的变化体现了不同领导集体的安全信念变化FFjM。特定领导人自身的经历和价值观影响了他们对于安全威胁和挑战的界定及应对方式的选择T。例如zjY,改革开放以来的领导人Lgia,对于发展的重视以及国际和平环境的需求z29JT,同样决定了中国对于新安全观的追求xQ。在中国自身实力发展更快82QX,中美之间的权力对比更为接近时X,中国的安全观更多地具有全球性关怀sD,而不仅仅局限于中国自身安全利益的维护x9fH。

在中美战略竞争的时代NTZJT,安全思维和观念差异对于双方之间战略沟通的成效有着显著的制约作用S6YU8I。对中美国家安全观进行比较分析tyFJ,有助于规避战略沟通误差nQldj,增进双方战略理解g0xT。

首先TGz,要警惕权力非对称下的战略误解as。中美之间的实力对比及其变化是中美在国家安全观上存在差异的基础要素o。作为处于相对衰落中的霸权国Qlc1,美国对于中国的实力增长及其相关防御性的对外战略与行为更为敏感v,更容易将中国视为最危险的Rd14、具有Ah“恶意vE”的竞争者Jz。

其次,规避文化认知差异对于安全沟通的不利影响rPyP。中美安全思维的差异与中美文化认知差异具有高度的一致性N2z,例如5,一元与多元的价值对立naa、敌我思维与包容思维的差异以及同质化措施与求同存异理念的差异等wHfM。基于这种认识Z,安全观也体现了国家安全观念的文化认知特性zK,那么中美在战略沟通过程中hRrAN,双方各自的安全文化特性Tdm,对中美关于战略问题的性质判定4SMR、策略选择pBoi、原因和责任推断以及问题解决方式等都会产生影响iEvB9。

第三Cv,重视合作意图可信性的塑造C0Hq。中美战略沟通的核心问题是双方对于彼此合作意图的有效bgR、可信的传递与理解T,否则中美难以解决彼此战略意图中的不确定性oxMD,容易走向诸如mBNGjZ“修昔底德陷阱T9”之类的安全困境冲突之中MTOp。在关于安全目标及其实现途径的观念中X,中美对于合作意图的可信性认知存在不同的理解1I。中国的方式是GgNT7,以状态和关系的塑造确认彼此意图的合作性与非恶意e,在策略上偏向于协商nLM、沟通与合作等方式l0。而美国的安全观体现了现实主义的思维TOFC,以实力和意识形态属性对意图进行判定6Ih,尤其侧重战略冲突等方式BYI。这种对于各自战略文化习惯的倚重WQ,导致中美在战略沟通过程中围绕意图的可信理解存在诸多偏差mObV。

传统中美战略关系研究大多聚焦于战略共识塑造twNj0、战略利益协调和分歧管控等方面fetC。中美战略竞争关系的走向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发展及对实力的有效运用,而正确认知彼此安全观的特性及其对于战略沟通的作用24LjB,无疑是影响这一走向的微观战略基础环节ZuWs。

作者j:尹继武mnq0W(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LLJU)

原载于74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4》F8l,2020年第3期 返回搜狐h,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dEAxS:

================  医流商城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创作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做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未经医流商城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该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医流商城”。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对比栏